您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正文

双方就因7亿美元开撕

点击数:   录入时间:2018-11-06 【打印此页】 【关闭
  如果仲裁成功,贾跃亭将为实现他的汽车梦而继续找钱,但作为曾8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目前仍滞留美国的贾跃亭,此前获得恒大支持是他在国内唯一的救命稻草,而如今双方仅过三个月的蜜月期就毁约,很难再找到新的投资人。
 
  而如仲裁失败,贾跃亭则有可能失去FF的控制权,由恒大掌握。而无论怎样,此次风波都将给即将交付的FF91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
 
  不过,对于接下来的融资,业内普遍不太看好。崔东树表示,目前中国电动车投资泡沫太严重,出现了投入过大、估值过高,以及产品推出速度太快、缺乏技术积累等乱象,FF也未能幸免。这并非FF首次面临这种局面。FF曾在两年内烧掉9亿美元,2017年年底恒大入股之前,因为资金匮乏,FF研发工作曾中断近一年。2018年底成为造车新势力集中交付的窗口期。一方面,因为新车不交付,就不能进一步融资,资金压力更大;另一方面,到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补贴彻底退坡,机会更小了。
 
  2018年10月25日晚间,恒大与FF紧急仲裁结果出炉。FF发布声明称,针对贾跃亭与恒大的纠纷,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这意味着,裁决之后,FF在一定条件下可对外开放融资,但也不能阻止恒大继续对FF融资的权利。随后恒大健康则发布公告强调,仲裁驳回了贾跃亭方面提出的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于较早驳回了贾跃亭方面突然提出的解除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
 
  今年6月恒大与FF合作,然而,这笔交易合作未满四个月,双方就因7亿美元开撕。
 
  许家印步步为营,贾跃亭也不甘示弱,一边忙于仲裁,一边积极寻找新的投资人。对于贾跃亭而言,他孤注一掷造车,或许是翻身的唯一机会。所以,他的底线是不能失去FF控制权,恒大和FF究竟是彻底决裂还是协商和解尚不可知,但留给FF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2017年11月30日,香港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了一家新公司Smart King,时颖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今年6月,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FF持有Smart King33%的股份,剩下22%的股份将预留作为根据股权激励计划配发予雇员的股权。这意味着恒大正式入主FF。8月14日,恒大宣布成立FF中国总部,揭牌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以下简称恒大FF)。这意味着恒大正式入主贾跃亭的FF。值得注意的是,恒大入股的同时,还与FF原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FF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做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贾跃亭将失去对公司控制。
 
  如今这份对赌为纠纷关键。
 
  贾跃亭找到许家印后,外界一度以为FF将涅槃重生,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双方仅有三个月“蜜月期”,便对簿公堂。
 
  10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00708.HK)发布公告称,FF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受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针对该公告,10月8日,FF在其公众号上发表了题为《Faraday Future(FF)维护公司正当权益的严正声明》,其中披露的多处交易细节与恒大健康所称的不符。
 
  FF认为,解除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这是最基本,最常识性的公平问题 —— 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
 
  而在此前恒大健康披露的内幕消息公告中,原合并认购协议中8亿美元的支付时限为2018年年底,而非FF所称的2018年年初。同时,提前支付款项的补充协议也是由FF原股东(实际控制人贾跃亭)提出。在公告中,恒大健康称“原股东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其投资公司付款。”
 
  《商学院》记者就此时向恒大官方进行求证,恒大官方表示,以发布公告的内容为准。记者向Faraday Future 求证时,FF公司也称以官方声明为准。
 
  外界看来,恒大与FF之间是一场“罗生门”,谁对谁错,有待事件进一步发展,有消息称,贾跃亭可能是利用补充协议中的部分漏洞向恒大健康提出诉讼。
 
  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控制权争夺,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会使用什么样的方法进行判决?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此次事件将会对FF带来重大影响,FF91量产计划将不得不延迟。至于FF的后续融资,不管是香港还是美国市场,难度都很大。同时,国内造车势力很多,FF又处于这么复杂的情况,一般企业根本无法兜底。至于FF和恒大集团的仲裁,最大双赢是双方和解。